每个人都死了

¥1.0

评分:8.3

价格:35.0

SKU: 255319 分类:

描述

《每个人都死了》一书是米基·巴鲁的故事。《每个人都死了》一书是米基·巴鲁的故事。米基·巴鲁是地狱厨房葛洛根酒吧的幕后老板,爱尔兰裔的职业性罪犯,据史卡德描述,他巨大、凶悍,像花岗岩粗凿两下而成的,是活生生的复活岛巨人像。米基·巴鲁是地狱厨房葛洛根酒吧的幕后老板,爱尔兰裔的职业性罪犯,据史卡德描述,他巨大、凶悍,像花岗岩粗凿两下而成的,是活生生的复活岛巨人像。

史卡德和他结识于《刀锋之先》一案中,于是,代表法律的前警员侦探遂和代表反法律的恶徒成为莫逆之交,他们总在葛洛根酒吧坐一整夜,米基喝他十二年的爱尔兰威士忌,为史卡德准备一壶好咖啡,谈到东方既白,再一起到圣本纳德教堂望弥撒。史卡德和他结识于《刀锋之先》一案中,于是,代表法律的前警员侦探遂和代表反法律的恶徒成为莫逆之交,他们总在葛洛根酒吧坐一整夜,米基喝他十二年的爱尔兰威士忌,为史卡德准备一壶好咖啡,谈到东方既白,再一起到圣本纳德教堂望弥撒。史卡德和米基的漫漫长夜对话,一直是史卡德系列中最深沉的一幕。史卡德和米基的漫漫长夜对话,一直是史卡德系列中最深沉的一幕。米基在纽约市里市外,拥有不少产业和生意,但他的名字从不出现在正式文件上,他说,“当你不拥有,他们就不容易从你手上拿走。”米基在纽约市里市外,拥有不少产业和生意,但他的名字从不出现在正式文件上,他说,“当你不拥有,他们就不容易从你手上拿走。”

米基是屠夫之后,他保留了父亲遗留给他的屠刀和围裙,屠刀锋利如他父亲执业之时,围裙则溅满昔日的牲畜之血和现在的人们之血,当米基准备动手杀人时,他总会系上这件染血的白围裙。米基是屠夫之后,他保留了父亲遗留给他的屠刀和围裙,屠刀锋利如他父亲执业之时,围裙则溅满昔日的牲畜之血和现在的人们之血,当米基准备动手杀人时,他总会系上这件染血的白围裙。他最骇人听闻的事迹是,他曾手刃一个名为佩迪·法雷利的仇家,用屠刀切下脑袋,装入个保龄球袋之中,并巡行该区所有酒吧,要所有人举杯祝福法雷利身体健康。他最骇人听闻的事迹是,他曾手刃一个名为佩迪·法雷利的仇家,用屠刀切下脑袋,装入个保龄球袋之中,并巡行该区所有酒吧,要所有人举杯祝福法雷利身体健康。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